麻豆传媒林予曦资料高清在线观看

,最快更新玄门妖王!

葛羽朝着那两个美女看了一眼,发现即便是这端茶的美女也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古典气质,嘴角始终荡漾着一丝笑意,估计也是千挑万选出来的。

看到这番场面,葛羽心里开始没有底了,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水,这茶水也是清香扑鼻,一看就是上等的茶叶,跟玄门洞天福地中种的茶也逊色不了多少。

反倒是杨帆,表现的比葛羽淡定多了,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紧张感来。

两人坐在这房间里等候不多时,便有一个大胖子晃动着一身肥肉,朝着这屋子小跑了过来,便是这身肥肉,起码得有个将近三百斤,看上去十分喜庆。

还没有进门,那胖子便笑呵呵的说道:“哎呀……杨帆小师姐过来了……失敬失敬……有失远迎,万罗宗真是蓬荜生辉啊。”

一看到此人过来,杨帆连忙起身,跟那胖子行礼,说道:“无为派弟子杨帆见过金大管家。”

葛羽也跟着杨帆,朝着那金大管家一拱手。

“哎呦,不敢当不敢当……我老金跟九阳花李白都是兄弟,跟白展也是铁哥们,咱们都是一家人,就不要有这么多礼数了,显得生分。”

说话声中,那金大管家的目光便落在了一旁的葛羽身上,十分客气的说道:“这位小兄弟看着眼生的很,之前没有见过,不知道是哪位……”

不等葛羽开口,杨帆便道:“这位是玄门尘缘真人的关门弟子龙炎。”

此话一出口,那金大管家顿时眼睛瞪的溜圆,脸上的肥肉一抖,不可思议的看向了葛羽,唏嘘了一声道:“哎呀……贵客贵客……原来是玄门上的高人,小小年纪便是‘龙’字辈分的高手,实力肯定不俗,小兄弟,欢迎来万罗宗,杨小姐的朋友,就是我们万罗宗的朋友,有事儿您说话。”

制服美女性感写真

杨帆只是简单的一句话,瞬间就将葛羽的身份给说了出来,别的不说,但凭是一句玄门弟子,便可以让人刮目相看,更别说葛羽是前任玄门掌教的关门弟子,现任玄门掌教的师弟,这级别,绝对顶的上一个玄门长老了,万罗宗哪里敢有半分怠慢。

得罪了玄门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哪个不知道玄门是华夏第一大宗门。

“金大管家客气了,我不过是辈分大了一点儿,跟着那老……老人家沾了点光。”葛羽笑着说道。

本来葛羽习惯了说老头儿,可是觉得当真金大管家的面有些不太好,就改成了老人家。

寒暄了一番之后,三人分宾主落座,金大管家一挥手,屏退了屋子里的闲杂人等。

此时,那金大管家面色一肃,自有一番威严在,沉声道:“杨小姐,葛兄弟,你们这次来万罗宗的事情,白爷已经跟我交代过了,咱们找个地方详谈。”

说着,金大管家起身,走到了这房间的一个角落,手放在了一个花瓶之上,便听到一阵儿机括转动的声响,紧接着一面书架翻转了过来,出现了一个往下走的通道。

葛羽愣了一下,心想这万罗宗办事情果真严谨,在他们这里,都如此小心翼翼。

随后,二人便跟在金大管家的身后,朝着密道里面走去,那书架再次翻转了过来。

下面的密室也是别有洞天,屋子里摆设十分考究,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。

各自坐下来之后,金大管家便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杨小姐,你说的那个炼鬼堂的底细,我已经派人给你们查出来了,炼鬼堂的堂主叫做鸿鸣真人,几十年前因为修炼邪术,被齐云山逐出山门,而后盘踞于闽地,作恶多端,杀人无数。其人十分好色,虽然已经七十多岁的高龄,还经常从各地掳走一些年轻女子到他们炼鬼堂供其享用,有些不听话的女孩子便会被其杀掉炼化成鬼物,这些年间,不知道有多少年轻的女孩子被这鸿鸣真人所杀。”

“这些事情,我之前也有所了解,金大管家给提供点儿干货。”杨帆微笑着说道。

“妹子别着急啊,容我慢慢跟你说,这炼鬼堂的底细,我是经过多方打探,务必事无巨细,俗话说的好,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不殆,既然你们找炼鬼堂的麻烦,那肯定要多了解一些。”

“金大管家说的是,请继续。”杨帆道。

“这鸿鸣真人几十年前创建了邪教炼鬼堂,收拢了一些江湖败类在其门下做事,加上鸿鸣真人的徒弟,总共有二百多人,他们这些人就盘踞在闽江支流,一个叫做黑沙镇的地方,那地方地势险要,河流湍急,据说那炼鬼堂的老巢,就是黑沙镇的一片密林之中,但是要通往那个所在,十分困难,不通车,不通船,因为河道狭窄,水流湍急,必须用竹筏才能过去,而且还要是修为不错的修行者才行。”

“上了岸,在密林之中有记号,每往前行走两三里山路,便可以看到一棵老槐树,那老槐树上的最下面会有一个鬼头的痕迹,看到这个鬼头往左走,如此往前行进十几里的山路,便可到达炼鬼堂,但是要想进入炼鬼堂,还要通过一个法阵,那是鸿鸣真人布置下来的,至于是什么法阵,我们也不太了解,只能你们自己看着破阵进去了。”金大管家正色道。

“嗯,多谢金大管家了,要是凭着我们两个,是绝对找不到这个地方的。”杨帆道。

金大管家嘿嘿一笑,说道:“谢不谢的就不要说了,咱们也算是一家人,不过有件事情我要提醒二位,这个炼鬼堂的实力很强,就凭着二位过去,肯定是不行的,尤其是那鸿鸣真人,便是一等一的狠角色,死在他手中的好手不在少数,如果有九阳花李白的其中一位跟你们过去,这事儿就差不多能摆平了。”

“我也想叫着我小师弟的,可是他们几个人最近都去宝岛了,好像一阳哥那里有事情,需要他们帮忙,这件事情只能靠我们自己了。”杨帆有些忧愁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