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剧韩文字幕网app

“我是不是太纵容这些人了?”吴争问道。

钱翘恭摇摇头道:“其实这样很好……至少,能让他们觉得您是自己人。”

吴争叹了口气道:“都说将无威则不立,本王把他们惯坏了……蒋义三番五次敢抗令擅动,直接导致了这场战争不可控制地扩大……池二憨不从方国安撤退命令,悍然出城反攻……陈胜抗令不撤过江,竟冒奇险在仪真周边打游击……眼下这货,竟混然不明白,自己错在哪……也怪了,运气还真不错,小小湖陵城,竟被他打出一个大捷来……你说,这是不是上天故意来羞辱我?”

刚开始时,钱翘恭是郑重聆听着吴争的话,他觉得这场仗开始至今,出现的错误和弊端确实不少,不过总算都化险为夷挺过来了,他刚想顺着吴争的话,安慰上几句,可慢慢地,他听出来这话怎么就不是味了呢?

是,好几个将领都有“抗令不遵”的现象,可吴争的这几句抱怨声里,怎么就听不出抱怨来呢?倒让人自觉有些在……自夸?

钱翘恭目光怪异地看着吴争。

吴争也有些自觉出来,干咳两声,迅速转移话题,“被这小子这么一搅和,所有部署都得变……你有何良策?”

说到正事,钱翘恭正色道:“既然杭州府告急,王爷自然得回去……我认为,之前想以战促和的策略已经不适合了,须立即停战谈判。”

“可咱们如果主动提出和谈……太丢人了!”吴争有些不甘心,“早知如此,当初何必驱逐苏克萨哈出徐州?”

“王爷,此一时彼一时,大丈夫能屈能伸,何必纠结于一城一池之得失?”钱翘恭正容道,“只要后方稳固了,徐州城咱们随时能打回来……我愿立军令状,一年之内,我必率骑兵营为先锋,再度收复徐州。”

被这么一说,吴争心里也舒坦了些,微微点头道:“说得也有几分道理,不过还得再等等老马那的消息,如果颖川、武平二卫无法就说服,那就……先按你说的办吧。”

瞧这话说的,明明是无力再打了,搞得好象是赏赐、施舍一般,不过钱翘恭没打算与吴争“计较”,他还有“重要”的事求吴争。

安静温柔的女生文艺写真

“那……就请王爷将铁甲拨给末将。”

吴争一愣,“你要铁甲做什么?”

钱翘恭一本正经地道:“有了这数百领现成的铁甲,我就能另行组建一支铁甲骑兵,为王爷开疆拓土、收复失地啊。”

吴争一听,大摇其头,“胡闹!这是铁甲的事吗?你应该知道,就算权倾朝野的多尔衮,穷尽半辈子,也就打造了这支铁甲重骑,说是千骑,实际上还差了那么数十骑。况且,火器终究要取代骑兵,你要我替你出一笔巨银组建铁甲重骑……做梦,想都别想。我还想着运回军工坊回炉,多铸几门火炮呢。”

这显然是不可能的,也太暴殄天物了吧?

“你……吴争,你可不能这样,这批铁甲可是我运回来的。”

“这是缴获品。”

“岳小林答应给我了。”钱翘恭是真急了。

吴争脸色变得古怪,“我道你为何与岳小林同来,原来是这么回事……你许了岳小林什么?”

钱翘恭想收口已经来不及了,他也不擅长撒谎,只能实话实说,“我打算另组五百铁甲重骑,答应岳小林任副将……吴争,我有这任命权。”

“骑兵营所辖,任命权你确实是有,可岳小林是我的亲卫,你未得我的允许,敢挖我的人?”

钱翘恭深感言多必失,于是选择闭紧了嘴巴。

吴争挥挥手道:“去吧……与鲁之域合兵,令岳小林撤出湖陵城,先在沛县驻防,等待和谈。”

“那……铁甲呢?”这叫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

“……你先去说服你爹和莫老,银子归他们管。”吴争踢球的功夫也不差。

“吴争……你不能这样。”钱翘恭一屁股坐了下来,“你不答应,我就不走了……传令之事,你爱找谁找谁,反正……我就跟你耗。”

这还是当年在梁湖卫所,如贵公子般,视吴争为草莽的钱大少爷吗?

竟学会撒赖、波皮这一套了?是真被沈致远那混蛋带坏了!

吴争惊愕起来,都说秀才遇见兵,有事说不清,这下好了,兵遇见秀才,那也说不清理了?

……。

可惜的是,树欲静而风不止。

许多理,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

不论是清廷,还是义兴朝廷,就连吴争,也因后背起火,不得不中止这场原本就不没有任何可行性的北伐。

顾炎武、黄宗羲已经不止一次来催促了,五天的约期转眼就要过去,虽说沛县确实已经到手,可这种到手,随即就会引来敌军的反噬,这不,敌人大军已经囤兵于谷亭、湖陵城外,沛县转眼就是战场。

虽说湖陵城首战,北伐军占了个大便宜,可这种便宜并不具可复制性,想得来一次,门都没有。

不但顾炎武、黄宗羲数次催促,连一直在徐州城内遛马走狗、寻花问柳的朱存釜也坐不住了。

他倒不是如顾炎武、黄宗羲所思所想,而是眼看着这场战争结束变得遥遥无期,吴争答应他战后上书举荐朱存釜为右营都指挥使的许诺,何时才能兑现?

所有人,都不想再打了。

当然,总还是有些人,想要打的。

次日午时,原本已经奉命打算从湖地位城撤兵的岳小林,终于逮到了出口怨气的机会。

岳小林确实不甘心。

打了这么大一胜仗,可以说,这伤亡比例、歼灭的兵种、缴获的装备,都几乎可以排进江北战役开启之后的前三。

原本想着,就算不混个指挥使当当,也至少是个副的吧。

好嘛,结果赏赐没有,反倒挨了顿训,可气的是,钱翘恭原本答应得好好的,可结果屁都不提。

关键是,王爷还下令从湖陵撤兵,这么一来,自己这个临时委任的守将,不就等于就地免职了吗?这对于岳小林而言,相当于寡妇死儿子,再没指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