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版茄子视频app

玛利亚不是直接感受到的安南。

冬之心并没有那样的能力。

“真的是安南!”

仔细听了两句,玛利亚顿时睁开双眼。

她是“听到”了安南的声音。

是的,听到——在安南接近她到这种程度的时候,玛利亚已经能听到安南的声音了。

理论上,风暴之塔所在的位置,就在圣费利克斯行省……也即是奈杰尔此次旅行的目的地,“寒风要塞”的附近。

直线距离真的非常近,甚至不到二十里。

当然,既然说是“理论上”……

那也就是说,如果真的就沿着地图找过去,是绝对不可能找到风暴之塔的。

原因很简单。

风暴之塔所在的位置,是地图所标识的具体位置……的正上方三千米。

妩媚性感百变女郎

不像是教国那样,由形状如蘑菇般的巨大山峦撑起来、修建于高空之上。

而是凭空悬滞于三千米的虚空上。

这已经是非常接近民航飞机的飞行高度了。

加上俗称为“都市结界”的大型壁障发生器所产生的灰白色的半透明壁障。

普通人别说是抵达风暴之塔,就连看都看不清。

而风暴之塔的形状,也与泽地黑塔那种传统的“高塔”并不相同。

——因为它是倒置着的。

塔尖向下、塔底向上。在塔尖的顶端,有一道虚无的光束、直直通向正下方的霜息之墙与诸多小结界。

与其说是“塔”,更像是某种飞船。

而在风暴之塔的塔尖位置,玛利亚正倒置着、盘坐在没有任何保护的塔顶。

她微微泛蓝的银白色长发极为安静的垂到腰际,仿佛完全无视了身边的风暴。

她依然穿着那身白色的、如同纱裙般的长袍,头上则是镂空的银色冠冕。相比较之前猎杀叛逃狼女的时候,她身上的龙鳞数量进一步的变多了。

除了脖颈与脚踝之外,她的手腕外侧、颌骨、小腿外侧也浮现出了银白色的龙鳞。

而她的额头上,也长出了两根银白色的龙角。

但奇异的是,她明明与塔一样都是倒置着的,可她的头发与长裙、却没有向着地面垂下来。看起来,就像是她与塔都是镜像……都是海市蜃楼一般。

虽然她整个人都暴露在老祖母的霜息之外、但并没有被灰雾所吞没。

并非是因为她能够避让灰雾。

仅仅只是因为在这个高度……已经不存在什么灰雾了。

这些缠绕在风暴之塔周围永无止息的飓风,其速度甚至抵达两百千米每小时——若是它向下落在地上,可以直接摧毁一座城市。

那如同龙吼般的飓风,甚至将结界之外的真实天空,都拉扯着变得扭曲。那斗型的飓风直直接向倒置着的塔底,为巫师塔提供能量。

而能够随意飞行的风暴之塔,也必须停滞在原地,不断抽取、消化残存于天地之间的风暴之力。

它只要离开一小会,这股风暴就会飞速增大。

这是因为,周围的世界已经被要素之力所污染了。这风暴的核心之处、已经不再是这个世界。而是与这个世界的破洞所嵌合的、“一小部分虚界”。

高浓度的要素之力对于现实,是极具侵蚀性的。

如同要素之力能够轻易摧毁物质或能量上的防御一般——安南在还没有进阶到超凡者的时候,他的霜剑术对青铜阶乃至于白银阶的超凡者也是近乎绝对致命的。

完全不具有要素之力的凡物,很难对抗要素之力。

而如果要素之力的浓度过大、就会直接污染一片区域,将周围改造为适合自己的环境。

风暴之塔的第四代塔主阿尔塔丝忒·霜语,是非常强大的超凡者。

她被人们敬畏的称之为风暴长女——她也是“风暴之女”这一职业的开创者。她能于三息之间,从大陆的最西侧,一直飞到最东侧。

这相当于从诺亚飞到教国。

她能够以一击之力毁灭城镇……要知道,那可是精灵的城镇。是拥有着咒能防护的都市。

她还能聆听风中传来的言语,在相隔超过三十里的位置、听到指定某人的谈话。更不用说呼风唤雨、改变天象、召唤闪电风暴等能力了。

当她终于得到了名为《风暴与心的颂歌》的真理之书时。

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成为风暴之神。甚至已经有人提前为她修建神殿、还有人在竞争成为她的教宗。

但不知为何……如此强大的超凡者,她的晋升仪式却失败了。

而且是直接导致自身死亡的,无可违逆的失败。收集齐全的真理之书也再度散落回人间,而阿尔塔丝忒连灵魂都没有留下……是形神俱灭的那种死亡。

她临死前,失控的要素之力眼看着就要凝聚无限增大的飓风——而作为塔主的使命感,让阿尔塔丝忒将风暴之塔拔地而起、从地面上拽出到大结界之外、倒置于高空之中……以自己的灵魂为代价,布置仪式并制成了转化核心,用永无止息的风暴之力,替代顺着地脉传来的咒能为巫师塔供能。

这风暴之力自然是比不上咒能。

但在第三纪结束后、咒能被彻底废弃,风暴之塔反而成为了唯二的、能开启旧时代巫师塔全部能力的“主塔”。

在过去的几百年中,风暴之塔曾两度被迫离开锚点。

其中一次,就是为了终结血役。

那一代的风暴之女,将风暴的力量降临于海面、以七天六夜的暴风雨,让那些打红了眼的人们被迫冷静了下来。

另外一次,则是为了摧毁死灵同盟。

而每一次飞离锚点,都会让这风暴的规模增大许多。离开两次之后,它已经比最开始整整大了一倍……谁也不知道,风暴之塔到底能束缚住多大规模的风暴,因此从血役结束后直到现在,风暴之塔再也没有移开过哪怕一次。

如今整个凛冬公国的大型壁障发生器,都是以风暴之塔为核心所构建的。

风暴长女的不幸死去,虽然给凛冬公国……乃至于整个世界都安上了一颗定时炸弹,但如果合理运用的话、它也可以作为源源不断的能量而存在。

如今,只要能继承风暴之女的这份力量,立刻就会成为极端强大的黄金阶超凡者。

所谓的资格也很简单。

敕令巫师、女的、白银阶……以及最关键的。

——拥有神血。

虽然不一定是老祖母的神血,但必须是神明的直系血嗣。若非如此,人类是绝对无法承受在继承时、直接撕碎身体的异质要素之力的。

唯有神嗣,才能将这份伤害转嫁到先祖身上、以此活过继承时的试炼。

“——瓦西里·曼宁!”

玛利亚睁开眼睛,她的眼中是强烈的不满。

为什么安南要来凛冬了,可她却没有接到通知?

瓦西里不是说安南去诺亚了吗?不是说他要帮那个什么卡芙妮继承王位吗?

为什么这个时候来了凛冬?

她根本没有做准备!

现在她还在风暴之塔修行,直到月底才能离开。

而她才刚上来两天!

玛利亚的心情顿时变得很糟。

早知道安南这个月会来,她就不回风暴之塔了……

噼啪的电光,在她眼底不安的跃动着。在玛利亚心情变糟的瞬间,她的头发顿时飞扬起来、难以抑制的风暴以她为中心,向周围飞速扩散。

瓦西里,你给我等着!

玛利亚毫不犹豫的选定了责任人。

安南?

安南自然是不会有错的……他是个好孩子,来到凛冬肯定是有正事要做。

只是不知道,安南一个月内会不会离开……

不,就算他离开凛冬公国,她也得找过去!

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见到安南了——风暴之塔这次维护过之后,半年时间可以不用回来。无论安南在哪,她都可以直接追过去。

“等我啊,安南……”

玛利亚有些焦急的嘟哝着。

(本章完)